青岛建纬城乡建设调解中心

建设工程分包合同纠纷

员:青岛建纬城乡建设调解中心某专家(城阳监管处主任)、青岛建纬城乡建设调解中心调解秘书聂延淑(山东建檩律师事务所律师)

调解时间:2019年3月12日14:00

案情简介:

总包方青岛ⅹⅹ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因工程质量问题(墙体垂直度不够导致无法正常装修),被发包方扣款,总包方因此扣除砌体和抹灰工程两个分包方的相应款项,砌体的分包方不同意被扣除,要求支付工程款,产生纠纷。

调解过程:

一、核对双方当事人身份及代理人身份,并向申请调解各方讲明调解秩序。在调解专家主持、专业律师参与的情况下展开调解。

二、分别让申请调解的双方当事人充分发表了己方意见,在一方发表意见的同时,另一方不得打断对方的陈述。砌体工程的分包方认为其所负责砌体工程不是造成墙体垂直度不够的原因,不应承担由此造成的损失。总包方认为该工程因墙体垂直度不够被发包方扣款,其就要从各分包方扣除相应款项,并认为砌体工程的分包方肯定有责任,但没有相应证据。

三、在充分听取了各方意见后,调解专家及专业律师一致认为该纠纷中总包方的理由不够充分,并向各方讲明作此认定的依据。事实上造成墙体垂直度不够,与最后一道工序即抹灰肯定是有直接的关系,但是否与砌体有关如果总包方拿不出证据来证明,就无法确定砌体工程分包方的责任,就不能扣除相应款项。根据实际操作规程,砌体工程之后还有抹灰工程,如果砌体有问题或垂直度不够,抹灰是抹不上的,而且抹灰负责方就会提出该问题,现工程已竣工,抹灰负责方在抹灰时并未提出墙体有问题,可以推定砌体工程完工并交付抹灰程序时是没有问题的,而且总包方没有证据证明该工程质量与砌体工程有直接的因果关系,所以不应扣除砌体工程分包方的工程款,应予支付。

总包方提出,如果不扣除砌体工程分包方的工程款,公司的损失会更大。

调解专家和专业律师告知,总包方损失可以通过追究责任主体来弥补,即便有损失,也不能在无事实和法律依据的情况下盲目扣除分包方的工程款,如果在本案中总包方有足够的证据来证明砌体工程有问题,或者抹灰负责方有证据证明砌体工程有问题,都可以来说服砌体工程分包方来分担责任,但是现在总包方没有证据,抹灰负责方也没有提出砌体工程有问题,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扣除砌体工程分包方的工程款,是没有依据,并且是法律不允许的。

砌体工程分包方认为调解中心的调解专家及专业律师是非常公平公正的在对待双方当事人,态度也变得诚恳起来,表示愿意做适当让步,少要一部分工程款,来尽量减少总包方的损失。

当前调解有了新的进展,双方同意扣除部分工程款来减少总包方被发包方扣除工程款得损失,那么下一个调解目标就是扣款的数额多少合适。在这个问题上,总包方非常坚持己方的意见,调解过程一度陷入僵局,但是调解专家和专业律师对调解方式做了一个调整,分别做各方的调解工作,将一方当事人先安排在另外办公室休息,给一方当事人做工作,询问底线。后将双方当事人组织在一起,说服各方做适当让步,最终在调整调解方式后,调解工作又取得了阶段性成果,双方达成一致意见。

调解结果:

双方达成一致意见,基于对调解中心的信任,双方一致要求不需要签订协议,但总包方要求砌体工程分包方出具收据,总包方回到公司将款项转账支付给砌体工程分包方,砌体工程分包方不同意将收据先交给总包方,所以最终双方同意将收据先放在调解中心,由调解中心保管,在砌体工程分包方确认总包方支付工程款后,总包方才可领取收据。

后双方于第二天即履行完毕,总包方从调解中心领取了砌体工程分包方出具的收据。

案件点评:

双方争议的焦点就是工程是否该扣,扣多少的问题,本案中总包方扣分包方工程款确实没有充分的理由,所以调解中心需要做更多总包方的工作,但是分包方的让步为本案调解工作的顺利推进起到了很大作用。

在双方有僵持的时候,要适当改变调解方式,分别做工作,并听取各方底线,以更好的把握调解局面,适时的制止一方的无理要求、支持一方的合理主张。

调解是一个说理而且要让别人接受的过程,在调解过程中,调解人员公平公正的调解态度非常重要,当事人从心理上会更容易接受调解员所讲内容,更容易促成调解的达成。

适用法律: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
    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