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建纬城乡建设调解中心

青岛某社区楼宇外墙保温涂料工程欠款纠纷

案例名称:青岛某社区楼宇外墙保温涂料工程欠款纠纷

员:王洪兴、陈玮

调解时间:2019年2月1日

案情简介:

段某与程某签订合同,约定由段某承包青岛某社区楼宇外墙保温涂料工程,交付后全额付款。2018年3月开工,2018年5月完工并交付使用,2018年9月,程某与段某作出结算,书面确认剩余应支付的劳务费为180余万元。后段某多次讨要,程某表示总包单位A集团未向其支付工程款故无力支付,并离开青岛返乡过年。段某多方打听获得A集团联系人秦某联系方式,而秦某表示并不认识段某故不予沟通。2019年1月30日,段某向青岛建纬城乡建设调解中心申请调解。

调解过程:

青岛建纬城乡建设调解中心调解员王洪兴、陈玮接到调解申请后,致电程某、秦某问询调解意向,程某承认欠付工程款的事实及数额,但表示自己无力支付,若A集团同意付款,则全力配合;秦某表示只与程某对话,非程某到场,不参加调解。

经调解员多次沟通,程某驱车8小时返回青岛。2019年2月1日,段某、程某、秦某均到场参加调解会议。

经调解调查,2018年3月,B公司项目经理程某经秦某介绍实施A集团总承包项目中的涉案工程,后转包给段某。2018年4月,B公司(专业分包)与A集团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分包合同》对涉案工程予以书面确认,约定质保期10年,质保金为结算工程款的5%,于质保期满后付清。施工期间,秦某方人员苟某以个人名义向程某支付工程款500万元。2018年5月,项目顺利交付使用,无质量问题。2018年6月,程某与孙某(秦某指派的项目现场对接人)签署工程量确认表,确认结算值为670余万元。后A集团及秦某均未向B公司或程某支付工程款。

厘清事实后,调解员首先要求各当事人对各自相关的事实进行确认,对于非原件的关键材料——2018年6月程某与孙某工程量确认表,经秦某确认并签字固定事实,各方无争议。然后问询各当事人对欠付工程款的成因及处理意见,秦某表示①未支付的170余万元工程款中有30余万元为质保金,未到付款节点;②剩余款项因新政策要求需要严格公对公付款,只能向B公司付款,而B公司未向A集团开具发票,故不能支付;③与段某无直接法律关系,无责任向段某付款。程某表示①未向段某支付180余万元工程款主要原因在于170余万元工程款缺口,此前沟通秦某总以各种理由推脱;②外墙保温涂料工程质保期一般是2年,10年后才支付质保金难以接受,当初同意是为了保证项目能顺利进行;③发票可以尽快协调开具,款到即向段某支付。

根据本案争议焦点,调解员向各方释明相关法律规定:

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法》第二十八条规定,禁止承包单位将其承包的全部建筑工程转包给他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规定,实际施工人以发包人为被告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应当追加转包人或者违法分包人为本案第三人,在查明发包人欠付转包人或者违法分包人建设工程价款的数额后,判决发包人在欠付建设工程价款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本案中,程某将工程转包给段某的情形构成非法转包,段某作为实际施工人可以向本项目的建设单位在其欠付的工程款范围内主张权利。

二、根据《建设工程质量保证金管理办法》第二条规定,建设工程质量保证金是指发包人与承包人在建设工程承包合同中约定,从应付的工程款中预留,用以保证承包人在缺陷责任期内对建设工程出现的缺陷进行维修的资金。缺陷责任期最长不超过2年。根据《建设工程质量管理条例》第四十一条规定,建设工程在保修范围和保修期限内发生质量问题的,施工单位应当履行保修义务,并对造成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本案中,A集团与B公司约定10年质保期满后退还质保金不符合法律规定,应在最长不超过2年缺陷责任期内退还质保金,但退还质保金后,B公司仍应履行保修义务至双方约定的质保期结束。

鉴于秦某不予表态,调解会议无法继续,调解员对秦某进行单独沟通,告知其本案段某可以直接追溯付款责任至建设单位,且存在非法转包、明知挂靠、后补合同等违法违规情况较多,涉案工程施工期间,其个人是否属于A集团员工的事实亦可依法查明,相关法律责任请慎重考虑。

据此,调解员建议程某、秦某各自协调相关单位,相互配合,尽快完成相关款项的付款流程。

调解结果:

段某、程某、秦某达成和解意向:由程某协调B公司于2019年2月2日开具140余万元发票交付秦某,由秦某协调A集团于收到发票后尽快向B公司付款,由程某协调B公司收款后全部支付给段某;剩余40余万元由程某向段某直接支付。

案件点评:

本案前期最大的难点在于能否组织各方当事人进行调解,程某作为中间人,他的参与对于查明事实和达成和解都至关重要。秦某笃定程某已返乡不会参与,故希望借此拖延付款时间。程某因担心无力承担全部付款责任,不敢返回青岛。因此,准确判断各方当事人心理,说服程某连夜赶回是本案成功的必要条件。

调解期间,厘清事实、固定证据,是理清本案各方当事人权利义务、避免各说各话乱相的前提。对于段某是否可以向程某之外的单位主张权利的分析,质保金、质保期二者常见理解误区及相关规范的释明,以及本案中出现的违法违规情形、相关规定、责任等问题的归纳,是打破僵局促成和解的关键因素。

另外,对于秦某与A集团的关系判断,调解员未在公开调解中表达,而采用单独沟通的方式点出,并提醒其考虑相关影响,为其作出和解决定保留了足够的空间,也是本案得以和解的重要因素。

适用法律: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法》第二十八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

《建设工程质量保证金管理办法》第二条

《建设工程质量管理条例》第四十一条